罶花生

时间: 2016-12-05    阅读: 1064 次    来源:
作者:

 罶花生,其实是在人家出完花生的地里,刨出漏下的一小部分。上初中之前,我们老家那一块儿是不种花生的,收秋种麦的时候那些老老小小在家帮不上什么忙,便三人一群五人一伙儿地跑到十里之外的村庄罶花生。

 
挎上小竹篮,带上小抓钩,一路小跑儿罶罶走走不知是多远,也不知道累。有时候主人家在前面出或是罶二遍儿,后面便跟着一群老老少少,一字排开后面再跟上三五个来回翻腾,花生地里可真是人头攒动,一块地到最后翻个十遍八回也不是什么稀奇。有时候,好不容易翻出来一颗忍不住想吃,呲着牙,一粒花生米咬上好几口,一丝一点的香舍不得咽下去。
 
若是真要说收获,一大晌罶一小捧儿就算不错,不过有一次是个例外。
 
那是一个下午,我和巧玲姑(发小,只比我大两岁)玩到半晌(现在感觉大约是下午四点多)觉得无聊,她说咱俩去罶花生吧,我想也没想就带上工具出门了。大约是初秋,我们跑了很远也没找到出过花生的地,甚至种花生的也没见几块。我们便继续走,现在想着是紧挨长垣的一个村庄,有一小块花生地刚出过还没罶二遍儿,个别地方表面都没拾净。我们那个欢喜啊,心跳得很快(照常理主人没罶过二遍的地是不让罶的),小手儿麻利而慌乱,大半小竹篮!想都不敢想,就跟买彩票中奖一样惊喜还怕别人知道,还是有些心虚。巧玲姑说咱们走吧,一会人家来了再捆住咱咋办(那时候家长吓唬孩子都说捆在树上)?
 
一抬头,已是红日西沉,西面的天空像着了火。周围静极了,叫蚰叫得特别响。我们赶紧出了田地上路,一时还分不清东南西北,反正我跟着巧玲姑,有时是一路小跑儿,有时是穿过田地深一脚浅一脚,大半竹篮花生一路上紧张得一颗也没敢尝。
 
回到家天已黑透,我们的妈妈早已下了晌又做好了晚饭,很是着急。见我进门就加大了嗓门质问我去了哪里,又看见我两腿泥歪歪的,手里提着竹篮,便消了气就没混上打。姐妹们也围上来看那大半竹篮花生,我心里乐啊,就像打了胜仗的将军回朝。妈妈也很高兴,说这么小个小妮儿咋罶这么多,吃完饭收拾好就煮煮吃。实在是累了,不知道跑了多少里,倒在床上还没闻见煮花生的香气就睡着了。
 
后来,我的老家大规模种植花生,自己家也种过十来亩,拉回家的编织袋站满整个院子。湿的盐腌煮着吃,晒干的炒着吃,大捧大捧地随心所欲,大堆大堆的要多少有多少,但是却没小时候自己罶的那么香了,再后来就是放在眼前也没有要吃的想法。
 
妈妈说现在的生活太好,反而吃什么都不觉得香。是啊,轻易便可以得到的东西,再好也少了些味道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
0 我要投稿
网名投稿 - 日志投稿(网名网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猜你喜欢
在线投稿
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