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小事儿

时间: 2016-12-05    阅读: 624 次    来源: 原鄉書院
作者: 张娜

 生于70年代的人,小时候大都有拾柴烧火的经历,想起小时候扎杨叶的情景,内心更是亲切温柔。

 
那时候,感觉每次下午放学都是很早,因为我们的老师还要在放学之后去忙自家田地里的农活儿。不记得有作业,放学后除了领弟弟以外,印象最深的是秋后扎杨叶。爷爷给我准备好一根较粗的的铁丝,大概二尺来长,用斧头在一头儿四面来回砸几下变得尖细,我再提溜一个编织袋,扎杨叶的工具就齐了。
 
我家南面的老打麦场四周种了好多杨树,一有风吹那硕大的叶子就哗啦啦地响,所以也有人叫它“鬼拍手”。立秋过后,便有树叶接二连三地落下来。扎杨叶的孩子还真是不少,就像现在的姑娘逛淘宝一样,来回游逛,不知不觉穿成一串再码到袋子里,眼看着袋子慢慢鼓起来,心里说不出的高兴。
 
不知是那时的杨叶特别大,还是因为当时我们特别小,反正在我们的眼睛里就像肌饿的孩子看到一张大饼,飞快地跑过去。回到家,倒在灶间,看着地锅里的火旺旺地烧起来。因为叶子新落有些潮湿,有时候还会啪啪作响。就说那响声,听起来就像过年燃起的鞭炮那样兴奋。
 
我的祖母真是一个擅长鼓励的“教育家”。她总是在我提溜回鼓鼓的袋子之后不吝夸奖,下一次我便跑得更快,扎得更多。当屋后的炊烟袅袅升起,我的心也跟着欢愉。那时候,每天都有很多小孩儿在杨树下来回转悠,叶子少的时候便一堆堆地聚在一起,拱着头玩“炮打洋鬼”的游戏,女孩子大多是“纳子儿”、“踢毽儿”……我都不怎么会玩儿,就蹲在树下看一种褐色的大蚂蚁上树、搬家、抬虫子,或是在洞口处堆上一圈细细的土粒儿,捏一捏,手感和质地与别处的泥土皆不相同。有时候,其他孩子玩得正尽兴,即便有好几个叶子落下来也无人问津,我正无聊便扎了更多,回到家照样领回祖母的夸奖。
 
那时候,家家烧柴家家缺柴烧,我的爷爷没有闲下来的时候。他总是在午饭后推上小车,拿上大竹耙去路边篓柴火,大多是茅草树叶,偶尔也有来往路上别人落下的柴草。我扎回的杨叶混在里面,看着它们在锅底下滋滋地燃烧,感觉每顿饭都有自己的功劳,所以扎杨叶这件事情到现在想来还是满怀乐趣。
 
我把这些事情说给我的孩子听,他仰着脸满是羡慕。是啊,当我们觉得什么也不缺少的时候,是不是生活已有些乏味?
 
0 我要投稿
网名投稿 - 日志投稿(网名网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猜你喜欢
在线投稿
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