柴门内一条狗

时间: 2016-12-05    阅读: 1395 次    来源:原鄉書院
作者: 包利民

 狗是一个村庄最灵动的标志,几乎户户有狗,悠长午后,它们都躲在院门后的阴影里,睡梦中仍不忘自己的职责。而那各家的院门也各有特色,那时都是土墙,大门多是用砍下来的树干拼凑钉成,时日一久,风吹雨淋,便斑驳了上面的皮,渐渐地,被一双双手磨得发亮。

 
那时外公是木匠,于是我家的院门便比别人家多了一些整齐和艺术性。而那条黄花的狗也在众狗之中一枝独秀,威风凛凛,有人来串门,便叩门而呼,花狗便狂吠,于是人狗隔门对峙,直至家人出来,斥退了狗,将来人迎进屋里。
 
那时年少好动,每日里进出院子,懒得去费力开门关门,直接从门旁的矮墙上一跃而过,落地时惊得花狗于睡梦中悚然起身。花狗几乎是我们家院子里睡得最晚起得最早的,夏日的深夜,于睡梦中仍能朦胧听闻它的叫声。抑或冬天大雪初停的早晨,推门而出,放眼一片洁白,而花狗早将它梅花状的足迹印遍院子的每一个角落。多年以后,生活在钢筋水泥的都市里,那遥远的犬吠无数次入我思乡的梦,而当年它满院画下的梅花,亦早已深深地镌进心底。
 
我曾被我家的花狗误咬过。那是一个夜色初临的傍晚,我从外面疯玩归来,像往常一样从院墙跳入,落地时重重地踩在花狗的腿上,许是它于睡梦中遭此突袭一时没反应过来是自家人,第一反应就是在我腿上狠咬了一口,及至它意识到咬错了人,便乖乖地一动不动。于是母亲从它的头上剪下一小撮毛来,烧干贴在伤口上,说是可以好得快,且预防狂犬病。由于我家花狗太过厉害,所以长年以来它的头顶都是斑斑驳驳的,一如它长年守护着的柴门。
 
并不是所有人家的狗都能悠然终老。那许多人家的院门上,都曾吊死过狗,它们也许想不到,有一天会死在自己精心看守的大门上。我家的花狗是条母狗,由于它相貌威武且厉害,所以每当它产下后代,都会被别人家争相抱去。于是这样一来,时间一久,全村的狗便都有了血缘关系,它们偶尔会聚在一起,满大道地嬉戏奔跑。
 
一年年过去,那些木头院门便有了腐朽的地方,于是人们找来新的木头钉补上,那门便越发地厚重。而门内的狗也在逐年地衰老沉默下去,一如它们守着的门。门常是多年不更,而门内的狗却换了一代又一代,重复着前辈们的生活,守着那扇不变的门。
 
我家的花狗死于非命,不知在何处被何人打伤,回来后没几天就死了,它活了近十个年头,念及它种种的好,我们竟没有心思再养狗。于是柴门内寥落寂静了许久,有时从外面一跃而入,落地的声音就会惊起层层的落寞,再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迎我而来,亲热地摇着尾巴。有的只是四顾的空空,没有了狗的院子,有着难以弥补的冷清。
 
那一年回到离别二十多年的故乡,入目的,竟是家家整齐的砖院墙,和统一式样的铁大门,那门内仍有狗,却再也无法与当年的场景重叠。柴门闻犬吠,那情那境,真的已经远成传说了。只有在我思念眷恋的心底,那些柴门依旧,那些狗仍在,从记忆深处依依而来。
0 我要投稿
网名投稿 - 日志投稿(网名网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猜你喜欢
在线投稿
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