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魂

时间: 2016-10-18    阅读: 243 次    来源:宣化店
作者: 小编

 牵挂着没有痕迹的弧线,盼望再次的聚首,悄然立在长江头,捧一口江水慢慢品味,试图淡忘那一份乡愁。

可却怎么也不会忘记,故乡的水也向长江流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连绵起伏,蜿蜒盘旋,郁郁葱葱的边际只望得见湛蓝的天。
沿着山谷低凹的方向,小河静静地流淌,柔和的旋律仿佛就是一首美妙的歌,让人的心扉豁然间明朗。
有山有水的地方,滋养着恬静而朴实的村庄。
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浮云悠闲地飘出山坳,飞倦的鸟儿三三两两归来。乡间的小路早已烙上了塌实而执着的脚印,在余晖的尾随下,忙碌了一天的乡亲们带着汗水,扛着锄头、铁锹慢悠悠回来,时还传来了声声嘹亮的乡村小调。没有曲荡回肠、柔情似水,但在乡间,在夕阳的眷顾下,那声音却穿透了云霄,变成了最和谐的音律。
鸡鸭也该入窝了,还不等主人召唤,它们就准时归来。刚撒下一把谷子,就相互争夺着,吵闹着……也不知那几只狗在凑什么热闹,村前村后的跑,要不是都乡里乡亲的,人家还以为出了什么乱子,鸡飞狗跳呢。
村那头的一口井此时也热闹起来了,井边早已磨灭了苔藓的印迹,只有络绎不绝的人群。挑水的时候,捧一捧井水,咕噜咕噜地吞下,真舒畅。“还没做饭呢?”“这不,在挑水呢!”辛苦一天,见了面,也不忘寒暄两句。
夕阳留下最后一缕清辉时,炊烟袅袅升起了,从这头到那边,满天的烟雾。随着风的顽皮,薄暮渐渐倾斜,交织着,摆动着,仿佛跳舞一般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青冢向黄昏
满地残阳点缀黄昏,桐柏树上的几只乌鸦在盘旋。
村庄的热闹掩盖了岑寂的天空,但隐藏在大山的阡陌小路却始终无法熙攘。沿着夕阳西斜的方向,隐隐约约,闻得见鸟鸣凄凄,望得见青草菲菲。
几座坟冢静静地伫守着村庄,是那样沉默。但在浅淡的光影中,它的高大已自然地凸显了出来。
战乱已经成为历史的踪迹,辉煌已随那个时代慢慢飘逝,而鲜血铸成的坟冢却永远屹立在这小小的山冈上,守卫着先辈呵护的村庄。
坟冢,是祖先的象征,更是整个村庄的象征。依旧如过去一样,整整齐齐的几排,那么地有尊严,又那么地从容。
四周,依然有些未曾凋谢的花朵,在几缕柔光的抚摩下,让人觉得格外肃穆。轻风拂来,细草也似乎更显精神,不停地点头致意。
乡村的喧哗,青冢的沉默,或许并不协调,但我实在不敢想象,哪种布局比这更合理。
我知道,拥有的恬静和安宁,那是青冢的庇佑,自始至终都是如此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挥手从兹去
雁来,雁去。
江畔,依旧是沉睡的温柔,碧波永远滚滚东流。一直在望那远行的帆,其实我知道,没有来自故乡的船。
但我的双眼仍在久久痴恋,故乡的云,哪一朵来自你的天?
寒风可以带走落叶,可以风干泪痕,甚至可以飘走乡音,但思乡的心却磨灭不了最淳朴的乡情。从小到大,吃着故乡的粮,喝着故乡的水,咱永远都是故乡的人!
难忘离别的瞬间,一次次回眸,一次次泪流。看着厚重的土地,闻着朴实的泥土,我知道丢失的记忆将在离别的刹那苏醒。
当我离开,总是怅惘:不知道那熟悉的樱桃被谁摘,那漫山遍野的鲜花被谁采,那河沟里的鱼儿又被谁捉……
离开,挥手。
一切已不再是儿时遥远的梦,我成为了羁旅的游子。随着汽笛的鸣响,我悄然离开了故乡,带着那几份难以忘怀的思念和祝愿……
挥手从兹去,更那堪凄然相向,苦情重诉。
孤旅在异地,回首对故乡的一次次遥望,泪已化成多情的叶,漫天飘舞。
挥挥衣袖,点点离愁,又一个春秋。
我亲爱的故乡,你还好么?
0 我要投稿
网名投稿 - 日志投稿(网名网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)[ 投稿指南 ]
猜你喜欢
在线投稿
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